Archive for October, 2004

感觉自己到了瓶颈期

2004-10-6 22:14 | by 2ndboy

  最近一个月来感觉自己好像到了一个瓶颈期,提高很慢,也不知道该从哪里突破。从接触编程开始已经有将近十年了,基础的数据结构知识、代码习惯都已成形,一般的编程技巧看了很多也学了很多,但这些都应该归属于代码级的技巧,只是构成一个程序和软件的原材料,就算这些东西相对起来都比较丰富了可是平时开发过程中“该”遇到问题的地方还是会遇到问题,面对那些复杂的问题还是感觉千头万绪无处下手,在稍大的项目后期还是会有点控制不住的感觉。

  不知各位看客有谁也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时候可能是到了学习设计技巧的时候了,说白了,微观上很精致的零件在一个糟糕框架的控制下一定不会是好的产品。

  对设计技巧我没有什么刻意的研究和关注,照目前的认知程度,我觉得就应该是《设计模式》这种书解决的问题。过来人将他们的经验——解决特定类型问题的方法(即设计模式)汇总、分门别类、标注、加示例直接展现出来。让我们可以直接将这些经过时间验证的解决方案(模式)应用到平时遇到的问题当中去,以便开发出结构清晰,低耦合,可复用的软件来。

  不知这样的分析和目标是否合适,但我觉得对设计模式的学习绝对是一个好程序员的必经之路!

我国庆假期的这三天

2004-10-4 21:59 | by 2ndboy

  放假前收到一个内部通知,公司居然只放三天假!无话可说……

  9 月 30 号晚上跟 GF 一起到她家——一个普通的南方小村,每逢节假日我一般都去白吃白喝:)远离城市喧嚣、远离程序、远离不人道的公司!

  农家早上都起得早,上班的时候我都是 8 点才起床,在这里,8 点已经是标准的睡懒觉钟点了:)洗脸刷牙吃早点,然后开始看电视了,本来是不喜欢看电视的(从初中开始养成的习惯),不过那天看得还很有滋味,晚上居然还看到了《丁丁历险记》,呵呵那是后话。

  吃过午饭后,下午到村边的田里走了走:成片的快要成熟和已经成熟的水稻;开始被我误认为是玉米的,种的很整齐的甘蔗;还有很多我叫不出的,吃过但没见过是怎么长出来的庄稼和蔬菜。呵呵,村里人一定很有成就感吧。

  村边上有个水塘,记得 2 年前来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现在已经修葺一新,有着整齐的台阶和围堰。据说中间是一眼天然的泉,四季不息,在最热的三伏天里下去洗澡也是冰凉的!一个多月前来的那次我也进去试了试,水没到腰的时候就已经“不寒而栗”了,这可是我这个在北方小城里长大的人从未有过的经历:)

  第二天突然降温了,风也比较大。因为 GF 的母亲养了四只鸭子,于是下午我们好几个人一起出去到田间去捉田鸡给鸭子开小灶。GF 一家是这方面的高手,用的也是我闻所未闻的高招,美其名曰——钓田鸡。就是先手工捉一只青蛙,把腿弄下来用线栓在棍子的一头,见到田鸡就把“钩”送上去。据说被钓的田鸡会咬住不松口,不过由于当时风大这招不太好使,我们就直接改用手抓了:)刚抓了几只就觉得田鸡身上滑腻腻的特难受,就在手上套了塑料袋去抓。呵呵后面一天也去抓了,我还发明了用土块和棍子打晕后直接过去拣的方法,效果颇佳!

  走在庄稼地里抓田鸡的时候经常会有很多不知名的东西从你的前后左右突然跳出来,幸好没有蛇(听说由于过渡捕杀,现在已经很难再看到蛇了):)我居然还在甘蔗地旁的水渠边看到一只小兽一跑而过,满身黄毛还有个大尾巴,想必是黄鼠狼了。

  钻到甘蔗田里拔甘蔗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战争片,人在里面藏着,外面是无论如何也看不见的。不过据说甘蔗上面的白色粉末粘到身上是很痒的,还好我听说的比较及时:)

  田间小道的两旁有种不知名的小豆子,红色的,熟透的豆荚是黄褐色的,手一碰就会裂开并卷曲起来,里面有如红宝石的豆子就在此时被四散弹射开来,开始了各自的新生命只旅:)不知这种豆子是不是“红豆生南国”里面说的红豆,无从考证,不过用它来煮桂圆却是我这个不太爱吃甜的北方人最爱的甜品!

  三天过得很快(也许给我 7 天我还是会觉得快:)),在这第四天的晚上——我国庆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里,回想起我国庆假期的这三天——还真是很有滋味!